新科技.新技术.新安全
  • 太学眼科(台湾称为大学眼科,是台湾知名的眼科连锁集团)
  • 台湾 IPO 医疗机构
  • 荣获台湾 JCI 认证激光中心
  • 近视激光获得台湾质量认证
  • 老花近视激光获台湾生技医疗质量奖
  • 台湾引进近视激光的领航者之一

LASIK 就这样被你征服!

“到现在我依然觉得LASIK是一项不可思议的手术,自己戴了八、九年的眼镜,竟然在短短十分钟后就彻底摘掉了这个包袱,实在是…神了”

黄建军

“到现在我依然觉得LASIK是一项不可思议的手术,自己戴了八、九年的眼镜,竟然在短短十分钟后就彻底摘掉了这个包袱,实在是……神了!”刚刚医科毕业的黄建军居然说出这么不唯物主义的话来。

黄建军就是照片里这个清秀中透着点腼腆的小伙子。他来自江西,刚刚读完五年的临床医学,毕业时,有个朋友在他耳边说了宁波不少好话,说得他心痒痒,终于选择了宁波作为自己事业的起点。

黄建军曾经吃过近视的“大亏”。除了出去玩不方便、做精细的工作受限制、视野不开阔这一系列近视眼们都有的共同不幸外,他还差点为此付出了“破相”的代价。那是在实习期间,黄建军跟导师一起做一台安排在晚上的手术,当然,眼镜是他必要的“武器”。由于通往手术室要经过好几道玻璃门,他在避让另一个同事时,竟将一道擦得透亮的玻璃门当成了空气,径直撞了过去,幸好在撞上的那一刹那,第六感让他伸出手挡了一下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不过结果还是不太妙,玻璃门“哐珰”倒地,成了一堆碎玻璃。眼镜是树脂的,尽管撞飞了,损伤却不大。惨的是他的嘴唇,被玻璃割了一个大大的口子,血流不止,还缝了五针。现在那疤痕虽然浅浅的,但是,却是近视带给黄建军血淋淋的记忆。

从那一天开始,黄建军要告别近视的决心变得清晰起来。

机缘巧合,他在宁波的第一份工作竟然是宁波太学眼科的医生。

“其实我的志愿是外科,不过在宁波这个陌生的城市,我必须‘先就业再择业’,”黄建军说得很坦白,“但是,在太学工作一个月后,我发现眼科是如此精细的一个医学领域,又是如此有前景的一项工作,当然,说服我让我选择眼科作为终身事业的还是我亲历的LASIK手术。”

在太学工作一个月后,黄建军对LASIK的历史和现状、安全性和效果有了全面的了解,加上观摩了N次高森医生的手术,看到无数近视患者术后欣喜的表情,他终于决定报那“一撞之仇”,彻底抛弃眼镜!

可能是学医的缘故,也可能是出于对LASIK的了解和信任,黄建军说他手术时一点也不紧张。“手术时我眼睛就一动不动地盯着上面那个小红灯,没有丝毫痛觉,只短暂地闻到一股淡淡的焦味。后来高森医生说我是少有的几个能极好配合医生的人。”说这话时,他不无得意。

也许是他的眼睛适应能力特别强吧,手术后当天,他的视力便恢复到了1.2,只可惜他之前早已料到这结果,所以预支了快乐。术后,他在慨叹这神奇眼科手术的同时,也下定决心要投身到这历史并不悠久、却充满挑战的眼科领域去!